曾经的“逃学少年”在奋斗中逆风翻盘

“我喜欢外面的世界。”任胜军的家在甘肃省陇南市哈达铺,大学毕业后,同学们大多留在离家更近的兰州工作,他却来到离家2000公里以外的港口城市宁波,进入一家500强石化公司工作。

这个曾经的“逃学少年”,因为逃学闯荡,完成“差生的逆袭”,在奋斗中逆风翻盘。出身贫困家庭,他打工挣过学费,也幸运地获得过公益助学金。如今的任胜军已经从受助人转变为施助者,帮助着更多贫困学子,期待他们像自己一样,不留遗憾地完成学业,改变命运。

14岁的一次外出闯荡,成就“差生逆袭”

从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,任胜军被一家宁波的500强石化公司录取,这家市值超过2000亿的上市公司在股民中颇为知名,对于不少兰州石化毕业的学生来说,这里并不是优先选择,他们更喜欢离家更近的兰州和新疆。

可任胜军不这么认为,他依然记得当初班主任车泽伟说过的一句话,“贫穷有贫穷的原因,发达有发达的原因”。“我觉得南方肯定有比咱西北好的地方,一定要去看看,没什么犹豫的。”

任胜军敢闯这一点,班主任车泽伟在他上学时就发现了,“他很有自己的想法,打心底里不想满足现状,想去挑战,即使过程很残酷。”

“在外闯荡”对于任胜军来说并不陌生,14岁时他就曾和哥哥离开家乡前往外地。由于爸妈常年在外地打工,任胜军一直过着留守儿童的生活,逃课摸鱼是小学时的常事儿,成绩常年垫底。对于学习失去信心的他14岁和哥哥一起前往父母打工的地方,想在那里谋生活。

当地的亲戚打消了他“辍学打工”的念头,“你还那么小,不上学干啥,反正是义务教育,这里也是可以报名的。”就这样,任胜军在外地重启学业,而且因为有了更好的教育资源及一个严厉的班主任,成绩意外地突飞猛进,而这场“逃学打工”的经历也成为他“差生逆袭”的第一个重要转折点。

为减轻家庭负担,独自去兰州打工挣学费

任胜军的家在哈达铺火车站附近,与工业化又现代的火车站不同,几公里外的小村子维持着古朴又原始的样子,他的家亦是如此。

对于任胜军而言,穷是童年给他留下的重要印象,因为家里真的很困难,爸妈必须要去外面打工,只剩下爷爷奶奶管他和哥哥。当时家里种的地还挺多,爷爷奶奶其实也顾不上小哥俩,而务农的收入又非常有限,兄弟俩的学费一直是家里很大的负担。“读书时,学费总交不齐。”哥哥回忆说。

上高二后,为准备高考,任胜军重回老家读书。在高考的关键之年,任胜军独自面对了很多成长的烦恼。模拟考试后,他主动选择了单独招生考试的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。之所以选择石化行业,是因为听说薪资待遇相对高一点,“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,就觉得应该早早毕业去挣钱,为家里面分担一点。”

收到录取通知书后不久,任胜军就前往兰州打工,以减轻家里的负担。

当时,任胜军在黄河边的一艘游船上当保安,从晚上11点到隔天中午12点值夜班。船上所有人都走完,他得把每一盏灯关掉。有时他会一个人在包厢里坐着,有一种自己承包了整条船的快感。那一刻,他觉得生活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。“三个月赚到9000块钱,至少大一第一学期的生活费不用顾虑了。”任胜军笑着说。

从受助者到施助者,让教育改变下一代人

2016年,任胜军入读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。也就在这一年,响应国家扶贫扶智的号召,无限极(中国)有限公司甘肃分公司携手思利及人公益基金会,在这里设立“思利及人助学圆梦班”,从任胜军所在的专业选出40名建档立卡贫困生,提供学费、住宿费和生活补贴等共计60万元,资助他们完成学业,任胜军正是其中的幸运儿之一。

由于“助学圆梦班”的学生全部来自建档立卡贫困家庭,任胜军的班主任车泽伟鼓励学生自立自强,转换身份,从受助者成为施助者。“我们在岷县资助了几位贫困留守儿童,这其中有单亲家庭的,还有父母失去劳动能力的。全班同学共同资助他们完成学业。”车泽伟介绍,这不是一个短期的计划,会持续8年,直到他们高中毕业。

曾是军人的车泽伟,做事风格让任胜军耳濡目染,也让他重拾了几乎每个男孩子都有的“军人梦”。大学二年级,任胜军踏上了和班主任相似的人生轨迹,成为一名军人。“我曾经受过别人的帮助,也希望能为周围人甚至为国家和人民做出自己的贡献,这也是我选择当兵的另外一个原因。”任胜军说。

“未来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,希望四年能当上个班长,能在这里组建自己的小家。爸爸妈妈已经年龄大了,也该我和我哥共同扛起这片天了。”对于他而言,与这里的故事,才刚刚开始。

新京报记者 王卡拉

 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