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富怪癖?坐拥私人酒庄,公司遍及天下,却爱上从十层楼跳下的感觉

站在十层楼的高处,向下望,大多数人应该会产生眩晕感。

那么当你从这样的高度跳下去,你会感受到怎样的世界?

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把对极限的追逐,当成乐趣与成就,在刺激中寻找心中的归宿。他们看似在“玩命”,但也许在世俗惊诧的目光中,得到的却是与这个世界的融合。

是的,高台跳水(前身为“悬崖跳水”)——世界上唯一一项从高空下降,在接触地平面时,没有缓冲和减速的运动,属于他们的“世界”大体是这副模样:

脚尖离开跳台的那一刻,气流会将你的身体包裹,眼前的一切都因速度变得模糊,失重感冲击着脉搏。当脚尖触碰到池水,气浪随即在身旁冲起,酸麻和疼痛伴着水的清凉传遍全身。然后,世界归于寂静,只能看得到水世界的蔚蓝……

这是一项充满观赏性的刺激运动

这是常人难以企及的体验,但是世界的多样性,总会让我们“见怪不怪”。只是,如果这样的描述,来自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,还是会让人心不由得收紧,由衷地说上一句“厉害了”!

这番描述正是来自冯应雄记忆中的“高台跳水初体验”,今年已经58岁的他,仍享受着这项极限运动带来的刺激与挑战,回忆起跳高台的经历,冯应雄连着说了两个“哇塞”,后面还接了一句“太爽了”。对于冯应雄来说,高台跳水有着极限运动的刺激,又有着传统竞技跳水的优美,是一项“很让人痴迷”的运动。

然而这个痴迷高台跳水的“老顽童”远不只是一位高台跳水爱好者,冯应雄58年的人生里,有太多耀眼的标签。

他曾经是跳水运动员,把青春献给了跳台。

他是传闻中跳水圈的“首富”,83年开始经商下海,名下公司遍及海、内外。

而如今,他是媒体口中的“中国高台跳水之父”,自掏腰包斥资两千万修建高台,致力于让中国高台跳水走向世界。在他的推动下,这项运动正在中国从无到有,变得安全、标准,甚至正在逐步接近奥运会的舞台。

58岁的冯应雄依然很“酷”

如约与冯应雄视频连线,镜头那边的他幽默、健谈,没有一点架子。两个小时的采访里,他始终声音高亢,眼神坚毅。每每谈起跳水,冯应雄毫不掩饰自己的热爱,总有说不完的话题,讲不完的故事。

冯应雄喜欢把自己称作“跳水人”:正值青春时,他与跳水结缘,创业历程中受跳水鼓舞,如今又回到熟悉的领域“反哺”跳水事业。

对于他来说,从高台之上跃入水中只需要短短几秒,但与跳水绕不开的羁绊,在他生命中延续了数十年。

“钢铁巨人”的诞生

2018年,广东肇庆,一座“钢铁巨人”拔地而起。这是世界上第一块固定高台跳水场地,它总高27米,耗钢250吨,远远望去,像一把钢剑插入池水中,剑柄直指天空。

27米的固定高台像一个“钢铁巨人”

8月底,场地刚一建好,还没等施工人员安装完防护措施,冯应雄便迫不及待地跑上高台。27米的庞然大物约有十层楼的高度,而顶端的跳台却仅仅几步之宽,即使是早已习惯了高空作业的施工人员,也因为特殊的高度,必须做好防护措施。

“他们都有点儿畏高,但我跳水几十年,早就不害怕了。”冯应雄没有丝毫犹豫,身手敏捷地登上了高台的最顶端。

对于他来说,这座倾尽了他多年心血的固定高台,就像是他的孕育的孩子。高台建造的几年里,冯应雄是施工场地里最勤奋的“监工”,他坚持每天给高台拍两、三张照片,从只有地基到最终建成,一张张照片还原了高台的成长史。几年来,看着“孩子”从孕育,到一点点成长,再到如今终于呱呱坠地,冯应雄好像又做了一次父亲般无比自豪和欣慰。

世界上首座固定高台从无到有,倾注了冯应雄的心血

站在“巨人”的肩膀之上,冯应雄极目远眺,城市的景致尽收眼底。风吹过,丝毫没有撼动巨人的躯干,却让冯应雄的思绪飘得很远。

几年里,冯应雄相继参观过意大利、迪拜搭建的临时高台,总感觉“风一吹就晃,不稳”。此刻亲自踩在了自己设计的固定高台之上,尽管风景不如迪拜湾那般壮美,但冯应雄发自内心地感到“愉悦,踏实,有成就感”。 如果不是当时的水池没有蓄水,冯应雄“甚至有一跃而下的冲动”。

回忆那天伫立在高台上的感受,冯应雄已经记不清哪些景致给自己带来冲击,只有内心的激动,就好像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,“当时我的心里有种做大事的成就感。”

踩在自己修建的跳台上,心里格外踏实

做了五年的“大事”

时间回到2011年,那个时候的冯应雄已经带着满腔热情“重回跳水圈”,接手了亚太地区跳水器材的总代理,创建了属于自己的跳水俱乐部,冯应雄觉得自己有种“跳水人的情怀”,“想为中国跳水做点贡献。”

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受朋友邀请观看在意大利举行的一场高台跳水比赛。短暂的相遇,让他对高台跳水“一见钟情”。

冯应雄至今仍然清晰记得与高台跳水初遇,所带来的震撼。临时搭建的脚手架立于悬崖之上,比邻壮阔的海湾。站在高台之巅,仿佛站上了一个“悬空港”。运动员们从悬崖纵身而下,像空中芭蕾一般跃入海面,画面极富冲击力,让他心绪难平。热爱跳水的冯应雄,心里被种了草。

同时,他也注意到高台跳水的场地存在的问题。

当时的比赛,全部为临时搭建的脚手架,这样的场地搭建费时费力,比赛中稳定性差,空间小,限制运动员的发挥。最关键的是高度会有误差,无法标准化。冯应雄心中渐渐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“我想把这项运动引入中国,建造我们自己的高台跳水场地”。

冯应雄与国际泳联的官员一起勘验场地

如何找到一块适合建造固定高台的场地,成了最棘手的难题。从2013年萌生想法到2017年动工建设的四年里,冯应雄跑遍了小半个中国:景区、体育场馆、公开水域,冯应雄一个接着一个的做方案,却一次又一次被否决。兜兜转转,最终他在家乡肇庆抓住了机遇。2016年底,正赶上肇庆市一座体育场施工改建,冯应雄拿出自己的方案,向政府申请下了20年的土地使用权。

20年的土地使用需要缴纳近600万的租金,加上固定高台的建设成本,总共要花费两千多万,冯应雄丝毫没有犹豫,“当时只想着把这件事做成”。

临时高台和冯应雄设计并修建的固定高台(中)的比较,固定高台就像他的“亲生孩子”

让他下定决心的,是自己对跳水的执着与热爱。40年前,冯应雄是八一队的一名跳水运动员,与跳水结缘的几年里,他成长、蜕变,跳水池教给他的道理,深远地影响着他人生的每一步。

“我绝不认输”

1973年,11岁的冯应雄从广东肇庆来到北京八一队进行专业跳水训练。11岁的少年正值叛逆期的开端。初到北京时,还雄心勃勃的冯应雄,没过几天便有点泄气。那时,他有些“水土不服”,想念老家肇庆,厌倦跳水,还因为动作不规范,磕到了跳水池底,撞坏了两颗门牙。

然而在凭实力说话的跳水队,落后就意味着被淘汰。冯应雄逐渐意识到“能够留在专业队必须要付出,不然就会被退回肇庆”。每当身边的队员完成动作,冯应雄总问自己:他们都可以,我为什么不行?我为什么不能做的更好?

跳水少年的意气风发

冯应雄记得,自己第一次站上十米台时,害怕,紧张,当然还有畏高,有些想逃。但看到高台下队友们的注视,冯应雄咬了咬牙:“我不想让他们看到,我是走下高台的”。

从高台上跳下的冯应雄,收获了教练的认可和同龄人敬畏的目光。从那以后,冯应雄的身上便始终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。

几十年过去,练习跳水的很多情节,已经随时间被冯应雄淡忘,他只清晰的记得一个信念——我不能认输。

不服输,是跳水池教给冯应雄的第一课。

跳水带给冯应雄更多可能性

冯应雄最终没能进入国家队,暂时告别了跳水池。虽然有些遗憾,但几年的运动员生涯带给他的精神力量,被他带到了更广阔的天地。此后无论是从政,还是经商,冯应雄总是向着更高、更远的目标,一次又一次地发起冲锋。

争做“0001”

跳水圈并没有真正的财富排行,但是已经在商海摸爬滚打30多年的冯应雄,确实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。究竟身家几何,无从查证,只是圈内人都会把他称作“首富”,说是尊称也好,玩笑也罢,总之,他似乎很受用。

回首自己的创业历程,冯应雄曾说过:“我是一个不太‘安分守己’的人,我更愿意做一个挑战自我、不断开拓的探路者”。

1989年,广东省的KTV产业还一片空白,冯应雄便看准商机,开了全广东第一家量贩式KTV。回忆起这段经历,他不无自豪地说:“当时我拿的,是广东省0001号文化产业营业执照。”

创业的道路上,冯应雄总渴望作领域内的“0001”,从肇庆市的第一家花店,到生产饮用水,再到引入加拿大的冰酒,生意越做越大,但冯应雄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标准。他说:“和别人同质的东西我不愿意做,不想在安稳的地方停留,追求挑战是我的性格。”

冯应雄坦言,自己商业上的成功离不开运动员生涯的历练。曾经在跳台上反复打磨动作,精益求精做到最好,如今在项目上不断细化,力求完美。他始终认为,做好一名跳水运动员,和做好一名企业家,在精神内涵上,有着本质上的联系。运动员时期养成的习惯和拼搏的精神,已经内化进他的身体,影响着他走出的每一步。

冯应雄在加拿大拥有自己的冰酒酒庄

几十年的从商经历,冯应雄有着自己的固执和坚守,他始终不愿改变中国的国籍,也始终丢不下他眼中“跳水人”的情怀。对于冯应雄来说,自己长大的故土,跳水池边的天地,是他内心最深切的记挂。

商业上取得成就后,冯应雄开始思考:我能不能也为中国跳水做些什么?

重回跳水池

2019年,高台跳水世界杯在肇庆成功举办。从高台跳水闯入他的内心,到动工修建世界首座固定高台场地,再到承接世界最顶级的高台跳水大赛,时间过去了整整8年。

比赛结束的那个夏夜,冯应雄难抑心中的激动,爬上20米的高台,一跃而下。他在空中始终没舍得闭眼,“把眼睛眯成条缝”,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。他说:“我很享受那种感觉”。

从水中爬上岸,冯应雄“感觉不错,又跳了一回”。

四十多年过去,从高空跃下的失重感还是让冯应雄兴奋不已。 58岁的冯应雄,仍像当初11岁的少年般执着,“我现在已经尝试过20米的,以后还想试着跳得更高。”

27米是冯应雄的下一个目标

时隔40年,冯应雄以另一种方式重回跳水池边。

从2005年开始,冯应雄投身体育产业,十几年的时间里,代理跳水器材,成立体育公司,冯应雄一路高歌地闯回了“跳水圈”。

在他的推动下,50多个中国跳水场馆换上了与国际接轨的器材,中国跳水运动员得以在大赛之前习惯标准化的跳板。就连奥运比赛的相关器械,比如:地胶、防滑垫……在冯应雄的运作下,国家队也能第一时间得以接触,并进行适应训练。

冯应雄说,建成固定高台还远远不是他的终点。如今的高台跳水世界大赛,虽然已在肇庆成功举办,但高台跳水比赛中,仍然没有中国的人身影。

很快,冯应雄将要与广东省体育局合作组建首支中国高台跳水队伍,让中国人进入世界大赛,成为可能,“我希望在下届世锦赛中,我们能挤进前六名。”除此之外,他还在积极研发移动高台的装置。冯应雄打造的移动高台可以在一周内快速组装,放到集装箱里就能运到全世界,“像世锦赛这样的大赛,不会修建永久的固定高台,都是临时搭建场地,希望这是对高台跳水整个项目的另一种探索与贡献”。

承办高台跳水世界杯时,与转行高台的俄罗斯名将萨乌丁(左二)合影

冯应雄坦言,从商业投资的角度看,在高台跳水上投资上的大手笔,存在不小风险。国内高台跳水运动起步晚,市场小,固定场地的建设甚至很难收回成本。这显然与一般的商人思维相左。

但是他依然对自己的选择很坚定,“我的性格,决定我一定要做这样的项目。我喜欢挑战,要做就在全新的领域里做到最好。”当然,他还给出了另一种更有力地诠释“跳水给我整个人生留下了巨大的财富,如今我要用力所能及的方式,去回报它。”

(责任编辑:璐婷_NS5242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